2017-04- / 03-<<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5-

2010.07.16 (Fri)

……什么嘛兔子原来你已经好了?!

刚才查看邮箱的时候发现的……于是久违了熟悉的后台!TVT现在还没缓过劲来,缺失的那段时间日志在大巴那里→点我
还看到了很多以前没来过的国旗^q^好开心!
Dear reader, if you'd like to see articles between 3.20 and now, please go to my temporary blog-http://carnelia.blogbus.com. Thanks!^w^
19:47  |  未分类  |  TB(2)  |  CM(0)  |  EDIT  |  Top↑

2010.03.20 (Sat)

想要沉下心来。

昨天晚上干掉了给小森的中二漫画脚本,这下子一直到三月底之前都是绝对的封笔了……
本来还打算赶完《The First》的后半部分作为伊兄弟的生日贺文,但再三权衡之后还是放弃了,这场考试赌不起呢OTZ。四月份吧,四月份有空的话就一定填掉它!TVT
同时也希望就这个机会,暂时离开人声嘈杂的三字母圈,安心地复习、写文、和姑娘们搞关系【啥。
CC6不去了!外景去不成了!424和CP6能去则去啦TTVT和小森有个漫画刊,不出意外的话是CP6首发,宣传之类的慢慢来~怎么说呢,这又是一个新的起点了~

嘟子和辰岭亲帮忙的亲分之服送到了!效果很好,超感谢你们的!((( ;∀;)))一直以来费心了~!
周一试穿的很嗨,但由于假毛和衣服分居两地(假毛在家里),所以试穿的照片以后再拍吧~

周三的伊兄弟生日,校园主题一日游活动w——在食堂点意/大/利/饭、开始吃胃药、食堂门口OLE西语学校广告再现、泡菊花茶喝、上校内TX小番茄、塞/维/利/亚翻船【其实关系都不大好不?!
所谓的“意/大/利/饭”,其实也算是食堂的独创之一啦OTZ也就是伪博洛尼肉酱盖浇饭,再加上荷包蛋和卷心菜。其实味道还是很不错的!XD
至于胃药……前几天大概是受凉了,胃痛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去看了校医,结果她开的药片吃了一次就好了?!还担心下午的社团训练没办法参加……TOMATO之神保佑~OTZ
不知到底是自己没注意还是真的就在伊兄弟生日那天出现的——公告栏上惊现亲分家寄来的情书【雾】~看它多美!XDDDDD
pic00285.jpg

另外,前天在阶梯教室见识了课桌BBS,很多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人讨论一位教高数的老师,还散见各种自言自语和涂鸦,头一次见到规模这么宏大的OTZZZ
pic00289.jpg
还惊现神/兽艹泥马和雅蠛蝶……OTZ。
这张桌子整个超旧的,从褐色褪到了现在这副样子,是因为经常被涂鸦还是年代久远呢,说不定若干年之后就具有了类似海德堡学生监狱的神韵……/W

配了用来cos的绿色的隐形,戴起来真的好麻烦!【←连眼药水都点不好的人。平时的话,还是框架眼镜算了(*・△・)^反正土包子一个习惯了。TVT

画了很长时间,送给室友Juile太太的生日贺图——
是参照她非常喜欢的李民浩在花样男子中的一张照片画的,但怎么看怎么像安东尼OTZ,而且我也没有看过花样男子……
因为去年的生日礼物最终没有完成,所以这个是除了和祀笙太太一起买给她的手表之外,作为弥补的另一份礼物……
【点击原图放大】
323juliebirth-small.jpg
另外,尽管忽冷忽热的,但总算感受到了春意~XD很开心地画下了活泼的小意,但看上去填了这坑不太可能了呢OTZ。
ita-chan.png
那么以上!天气诡异,各位请注意身体哦!
15:07  |  日常  |  TB(1)  |  CM(6)  |  EDIT  |  Top↑

2010.03.07 (Sun)

《赭城》——那些逝去的面容

田晓菲《赭城》,ISBN 7-214-04189-8
因为是辅导员要求的读书笔记,反正也挺有想法的那么就自己写算了、不去到处拼凑。/W\


作者作为文学专业的女性,在拜访安达卢西亚这片土地的时候,所抱的情怀大概和光冲着遗迹而去的爷们不同吧——悲悯、感性,同时又富于幻想。这些情感造就了这本书的与众不同,它的封面看上去是那么不同于我们印象中的西班牙,让人一不留神就窜到了艳丽迷离的伊斯兰世界;而这“非常不同”的封面,或许是一种符号,骄傲地高耸着它的头颅,向不了解安达卢西亚的我们发出赤裸裸的挑衅。

文字,图像,也不过只是遗迹而已吧。“遗迹”是一个悖论;它是所爱的人曾经在场的见证,,然而却又指向永远的缺席。在这些支离破碎的遗迹中,我们追寻某种东西:所爱的人,一个飘渺的影子,神明。我们用想象构筑那曾经圆满的存在;我们最后发现的,却常常是自己的面容。



安达卢西亚的面容,就如同最最不可解的遗迹,掩着黑色的薄纱,积淀了700年的沧桑,却仍然天真而神秘地笑着。

每天夜里 我仰望天空
希望找到那一颗 你瞩目的星辰
我询问 四面八方的旅客
希望遇到那一个 呼吸过你的芬芳的人
风吹起 我迎风伫立
希望它会带来 你的消息
我在路上徜徉 漫无目的
希望有一支歌 回荡你的名字
我暗暗端详 见到的每一张脸孔
在绝望中希望 瞥见你的美丽


整本《赭城》都在追寻这样一幅面容,它经历了摩尔人的征服,孕育了弗拉明戈的热烈与苍茫,有时我们甚至觉得,这才是西班牙的真正面容——与那个时代的北部西班牙完全不一样。

爱人在所有人的脸上,寻找被爱者的影子。
如果距离分开爱人和被爱者(而在诗歌里,距离永远分开爱人和被爱者),那么,爱人就会努力寻找一切可以帮他与被爱者建立起联系的东西:风,被爱者曾经凝望过的星星,一缕熟悉的芬芳。
他寻找得那么努力,有时,我们简直觉得,他这么做,不是为了寻找被爱者的踪影,而是为了和这个广大陌生的世界,和人类,建立一点关系。



作者追寻着赭城的面容,从科尔多瓦到塞维利亚,一路上的铺垫,都仿佛是为了最终在格拉纳达见到那朝思暮想的面容。
12:41  |  书摘  |  TB(0)  |  CM(0)  |  EDIT  |  Top↑

2010.03.05 (Fri)

2010-3-5

al18.jpg
这个是zyu亲给那篇亲分生日中篇配的图,照她的说法是“印象图”,它好美!比我写的美多了捂鼻!超喜欢这张图温柔干净的样子,还有不管是安东尼还是罗维诺都被她画的超可口(?)的~zyu姑娘我……你……!【风大自重
参照的是原文中这么一段——

等到他拿着文件回来的时候,罗维诺已经因为长途旅行的疲劳,披着毛巾倚在沙发边睡着了。
这孩子对陌生人完全没有防备呢。像这样子一个人出来留学实在是太危险了,原因呢?还是下次再问吧。
“罗维诺,这样子要着凉的咧……”安东尼奥犹豫着要不要把他叫醒,小心翼翼地凑上去却马上感到后悔了——靠近了看,罗维诺的睡脸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倔强认生,只是静静释放着无助和安详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帮他一把。
……糟了。
安东尼奥觉得自己光这么盯着他就像是在犯罪。
不不不,要是还这么看下去的话,大概真的就要犯/罪了。


呜呜我看着你们两个也想犯/罪了啊!TTVT谢谢zyu姑娘!
23:01  |  日常  |  TB(0)  |  CM(1)  |  EDIT  |  Top↑

2010.02.27 (Sat)

【西罗马】【HB to 阿冰】Salute

因为生日当天正好是我回校的日子,所以提前一天释出。阿冰生日快乐哦!!
虽然从见面的第一句话就开始犯傻、冒失,有时还担心会让你觉得烦(大概真的干过这种事),但我始终觉得能够认识你真是太好了、我们能够成为朋友真是太好了!这几个月来经历了很多新鲜的事情,很开心也很嗨,一直以来谢谢你!(不这绝对不是便当前的经典对白||)


【西罗马】【HB to 阿冰】Salute

本文为国家拟人化漫画《Axis Powers ヘタリア》的衍生作品,内容与实际存在的国家、组织等无关,也不代表任何立场。

夏天的圣马可广场是小商贩的天堂。或三两结伴、或成群结党的各国游客在广场上四处转悠。
安东尼奥坐在广场中央钟楼前的台阶上,炙热的午后阳光和咸咸的海潮风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把在锅里煮的意/大/利面,很快就能软下去,Q劲十足。
一想到意/大/利面,他的脑海里便出现了意/大/利兄弟治愈人心的微笑。说起来,最近因为事务繁忙,他已经很久没来过意/大/利了。
“在想什么呢混蛋,一定在动什么坏脑筋!”
嗯对呢,如果是罗维诺的话一定会这么说,然后对着傻笑的自己来一记头槌——咦?
迟钝的青年这才意识到直射在眼皮的阳光被一个身影遮住了。“罗维诺……罗维诺?!”差点要打瞌睡的安东尼奥眨眨眼睛,再熟悉不过的少年站在逆光处盯着他,金色的阳光从他的四周泻下来。少年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头戴草帽的样子简直超可爱!
“哦亲爱的好久不见~!见面吻……”“去死畜生!”
跑来叫醒他的罗维诺又转身大跨步地离开,安东尼奥赶紧拿上东西跟了上去。
“呐亲爱的我们去乘刚朵拉吧?”他们沿着广场外的码头行走的时候,安东尼奥顺手捉住罗维诺乱甩的手,令对方一阵心慌。
“这里人很多啊别给我动手动脚的混蛋!……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是说亲爱的我们去坐刚朵拉吧?”
听到这话的罗维诺挣脱他的手,但是出乎意料地没有胡乱骂过来,而是得意地笑着跑到了众多栈桥中的一座。
“不用哦!这个夏天老子来担当刚朵拉船夫!……不过不是来帮费里西忙的哟,只是来驱逐德/国观光客的……不许笑!不许笑听见了没!”
扑哧笑出声的安东尼奥拼命忍住,他上前再度牵起罗维诺的手,“好知道了。那么敬爱的船夫,你愿意接待我这个客人吗?”
“这次便宜你了哼,记得崇拜我哦!”
“我想听你唱的船歌。”“别做梦了白痴。”
终于、又在一起了。
和他分开的那几个月虽然跟着上司跑东跑西的忙得要死,但每天晚上他都在思念这位钝感先生。
罗维诺再怎么掩饰、也无法阻止自己流露出内心的兴奋和迫不及待,不知不觉中已经是欢笑着了。

两人在繁忙的事务中终于把假期凑到了一起,尽管现在是夏天最炎热的时候,还是旅游旺季,珍贵的相处时光还是最快乐的。
平时都是安东尼奥直接邀请罗维诺的,对方虽然语气上不情不愿,但总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马德里和他见面,有时是塞维利亚,最远的一次他们到了伊比利亚半岛最南端的罗卡角。那次还小心地绕过了葡/萄/牙住的地方,两个人如同得逞的小偷在惊涛拍岸的险滩边天真地欢跳,晚上在海岸边偷偷露营。
昨天倒是变成了罗维诺打电话给他,一开始说番茄吃完了命令他送来,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今天中午在圣马可广场的钟楼下等他,结果是安东尼奥一直坐在那儿等他等到了下午。
这点小事不用在意啦,罗维诺主动邀请,这已经一个大惊喜了。

“中午的一组客人特别麻烦,所以才拖到这么晚……抱、抱歉……”手里握着船桨站在刚朵拉一头的罗维诺脸红着扭过头去,最后那几个字轻得像小猫叫一样,都被层层叠叠的海浪声淹没了。
“没事啦亲爱的,不过以后可别让除了我之外的客人等急了哦。”安东尼奥心情大好地陷在船内软软的沙发里,从这个角度看到的罗维诺就好像温婉美丽的水之精灵……哦不番茄之精灵。因为他的脸整个都红通通的像极了番茄。
小番茄手里的船桨停顿了一下,“这些番茄才是客人!老子才不会邀请你呢混蛋!你顶多算行李啦——番茄带来的。”他指指安东尼奥放在一旁的一大筐番茄,别扭的嘟起嘴。
“你家小偷不是很厉害的吗?所以行李要一直抱着哦,来罗维诺抱一个~”
“你想把船弄翻么别站起来……而且你这种又蠢又烂的行李,没人会要的。”
“那我就是你唯一的重要的行李咯?”安东尼奥往罗维诺那边蹭过去,玩得不亦乐乎。
“不许偷换概念,我是说你这家伙就算捧到人家面前也不会有人要的。”
“罗维诺你是想要咱们俩一起走到天涯海角么?”

随着小船慢慢驶入运河,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千百年来守望着大海的白色阳台。安东尼奥手指着的、正是这片宛若仙境的白色海角,然后因为小船渐渐经过,指尖处又换作了那座白色的古老教堂。见惯了这处景色的罗维诺一下子怔住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要不是双手捏着船桨,他真想打自己几个耳光以结束刚才那些少女情怀到死的妄想。
“船夫先生,刚才的就是港口上写的‘Salute’吗?船夫先生?呐亲爱的罗维诺?”

罗维诺擅自改变航道,驶入了蜿蜒的街巷间。因为两边高高的建筑挡住了阳光,这边比起主干道要荫凉不少。瘦长的小船在复杂的河道间七拐八弯,威尼斯的小巷似乎比用折扇轻掩鼻尖的女郎更为热烈而深邃,在一些不可思议的路口一再转弯之后,竟然是宽阔无垠的大海。
“很漂亮吧,这片风景?”罗维诺轻巧地一跃坐在了安东尼奥身边,指尖轻抚过番茄光滑的表皮,接着把篮子推到一边,手撑着椅背吻上了注视着他的安东尼奥。
高墙和屋顶上的灰色鸽子注视着船里的两人。这是一个深情而绵长的亲吻,周围的一切静待着他们,等到后来连天际线那边的大海都羞红了脸。“记得付船费,行李先生。而且因为是旺季所以要100欧。”脸像那片夕阳一样红的罗维诺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在接吻上又一次输给安东尼奥让他有点不甘心,所以他稍微用力地咬了上去,“不过看在你带来的番茄的份上,老子给你打点折好了。”
“罗维诺你知道吗?因为是你第一次约我,所以那天接到电话以后我整个超~激动的!恨不得马上找个传送门飞来你身边!”安东尼奥环住罗维诺,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不过刚才你真的咬疼我了哟,你这只小螃蟹!”
“老子帮你撑船你他*还说我是小螃蟹,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哎哟哟小螃蟹你别拧我呀,把我的手拧断了以后谁来抱你呀?”
“你个……混蛋……”一阵晚风刮来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他这才注意到天色已晚。
“混蛋快看海面!这可是只有我发现的风景哦!”罗维诺扯着安东尼奥的头发把他脑袋扭向海面,那里现在亮起了一点点暖橙色的灯光,指引着大海中的船只回到岛上。“很漂亮吧?有一次迷路的时候发现的,快夸我啊混蛋!别看我看风景!都说别看我啦!”
“罗维诺比风景好看啦。”
“竟敢无视我特意找出来的风景,等等你肩上的那些家伙是怎么回事啊?!”罗维诺这才发现,安东尼奥身上停着一只不知是如何从水里爬上来的小螃蟹,小动物战战兢兢地揪着安东尼奥的衬衫。
“哎哎?不知道呢~不过你看啊罗维诺,它好像挺喜欢我呢!”
“快把它抓下去呀!要是爬进衣服里面怎么办啦!”罗维诺慌慌张张地扑过去抓螃蟹,把船踩得一阵猛摇。

“这位吃螃蟹的醋的先生,可以拜托你把船挪开一点吗?”小船打出啪啪的水花声,忽然传来的女声打断了他们的争闹。
一辆普通汽船无法通过这段狭小的路,船上的女声终于忍不住跳出船舱冲他们吆喝开。安东尼奥和罗维诺看到船尾的驾驶员无奈地托着腮望着他们俩,不过比起这个——
“啊!你是……上午在火车上吃了很大份便当的女生!”怪不得很眼熟。
“什么叫‘很大份的便当’啊你这钝感!”女孩子不满地说道。
“你个死安东尼奥遇见了美丽的东方姑娘也不告诉老子啊快让我一脚踹下去啦!”被吐槽“吃螃蟹的醋”的罗维诺连忙掩饰似的掐住安东尼奥的脖子,把他呛得一阵咳嗽。
“啊咳咳,好啦罗维诺快把船挪走啦——这位小姐,谢谢你刚才教我‘善加利用刚朵拉’哦!”安东尼奥冲女孩子感激地眨眨眼,接着好说歹说才阻止罗维诺把他踹下船。
他笑得像个大傻瓜似的盯着罗维诺爬上船尾驾驶着的身影,然后望着海上暖暖的灯光有些出神。
也许从他们相遇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成为他迷茫的尽头、而他却成为了他整个世界的入口。就像带着很多盐分和养料的水从蜿蜒的河道流入大海,契机是灵魂中那个被称为“Salute”的海角。
这个假期以后,再尽量多增加一些两个人在一起的机会如何呢?或者干脆一起住吧?


Fin.

Carnelia
2010.2.28 to 阿冰——Happy Birthday!
惯例——本文只有阿冰可以转载哟。


1、笔者去过威尼斯,但没乘过刚朵拉,也最终没去成Salute。考据帝大人在这两方面请放过我好吗?/W\
2、Salute这个词在很多地方都有出现,回来后一查它的含义……总之很美好哟!结果这篇文和生日并没什么关系,那么马后炮地吼一句——阿冰生日快乐!请一定要Salute哦!!Salute!Salute!(愿望吼三次会实现。(听上去有点像骂人OTZ。
3、这辈子……一定要再去一次威尼斯TTVT下次挑个淡季去,然后蹲在圣马可广场举块写着“SHARE A GONDOLA”的牌子找人拼船……本来想用这个场景的,结果想来想去对于西罗马来说都不现实……
17:04  |  收藏  |  TB(0)  |  CM(0)  |  EDIT  |  Top↑

2010.02.24 (Wed)

距离回校还有4天

有点……倦怠。
可能因为前一阵子赶文赶得太辛苦了(尽管都是自己拖沓的习惯造成的/W),这几天做很多事情都无法静下心来,经常犯些很蠢的错误。希望回学校了会好一点吧。
积压了很多任务,就像考试时间只剩20分钟、可是作文还没开始写的感觉……很淤塞。
那么照例晒晒下学期的课表~@_<【其实我的课表根本就是给亲们看一个活生生的悲催的例子OTZ
201003.png
晚上那三门课都是选修课,但因为选课的时候杯具了,所以开学第三轮选课开始后可能会为了别的课退掉一门OTZ不过大体上就是这样了……课好多谁来安慰我啦!!((( ;∀;)))
至少四天要早起让懒惯了的家伙情何以堪嘤嘤嘤!TTAT而且星期四是怎么回事?!只有两节课而且别的时间根本没课选咧!!
申请了手机上网流量,在学校的时候都靠它了【悲催颜。

这几天在画画。
djgkhdjkshlj.jpg
虽然放出来的是草稿但其实肤色和头发都已经完成。然后下面的一幅是已经完成的。需要解释的是两张图上的人都不是安东尼奥/W虽然看上去大概挺像的,但其实那幅草稿是送给3月份生日的室友,这是她喜欢的一位三次元明星,刚才去参考了那个人在偶像剧中的图片,画的时候总有亲分的错觉……OTZ
不知为什么,自从上次过年时那张图以后,自己现在总喜欢用铅笔工具,然后上色整个赛璐珞了TVT,总觉得室友不会喜欢赛璐珞风,今天折腾这位三次元明星的时候超不顺手的……
另外,不久前认识了一个姐姐。没想到、没想到她是那种冷门作品冷门CP也能嗨着出本儿的超超强的太太!!总结了半天把她和另外一些画手归类为“那个年代的同人作者”——具体的不太好说啦XD总之那位太太整个超强的!还很亲切!从哥哥家读书回来后迷上了麻将。【←这句不用补充的吧?!
以后……一定要多加请教TVT各方面地。

在淤塞的心情中挤出这么几句话证明我还活着OTZ那么接着给自己打鸡血码字去……各位开学愉快、天天向上哦!【啥
18:48  |  日常  |  TB(0)  |  CM(0)  |  EDIT  |  Top↑

2010.02.17 (Wed)

2010-2-17【照片11枚入】

昨天翻了翻上一期的《旅行者》,每次看这杂志都整个超有出去玩玩的冲动。((( ;∀;)))晚上梦见又去了巴塞尔,突然想到还没和朋友打招呼,就登入空间打算写个日志说明一下,结果度娘的界面它变得好奇怪。
今天去了田子坊,在此之前陪娘亲搞信用卡。在贵宾室里看到饮料机,以为旁边写着"CUP"的地方会有一只杯子扔下来……结果它其实……/A\

其实咱们去田子坊这个斩外国人的地方,完全是【吃→为了消耗而逛街→吃】的模式/W\。
最后在等我们的地中海铁板烩海鲜的时候……物业的伯伯打电话给我们,说是……老爸他自己把自己锁在洗手间啦哈哈哈哈哈!!!
20:00  |  日常  |  TB(0)  |  CM(0)  |  EDIT  |  Top↑
 | BLOGTOP |  NEXT>>